关注若羌微信平台

我国选举制度的民主实质和基本原则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07年08月13日 20:59:50 浏览次数:6,350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一、我国选举制度的民主实质
  我国选举制度的民主实质,是运用法律充分发扬社会主义民主,保障人民当家作主、管理国家的民主权利。这种民主实质主要体现在:
  1.多数原则。也就是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实现“绝大多数人的统治”。我国的选举制度是为人民服务的,是按多数人的意志办事的,同资本主义国家“只供少数人享受民主”有着本质的区别。
  2.平等原则。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选举法规定:“每一选民在一次选举中只有一个投票权”。所有选民不分性别、民族、职业、地位高低、财富多寡,都在平等的基础上行使选举权。对于正在服刑而未被剥夺政治权利的犯罪者,也同样行使选举权;代表名额以一定的人口数量为基础按比例分配;“各政党、各人民团体,可以联合或者单独推荐代表候选人。选民或者代表,10人以上联名,也可以推荐代表候选人。”从法律上保障了选民在行使提名权和被选举权上的平等性。
  3.直接民主与间接民主相结合。直接民主,是人民直接行使民主权利,而间接民主,则是人民通过自己选出来的代表行使民主权利。选举法规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省、自治区、直辖市、设区的市、自治州的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由下一级人民代表大会选举。不设区的市、市辖区、县、自治县、乡、民族乡、镇的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由选民直接选举。”
  4.选举的程序化。民主选举必须遵循法定的程序和规则,多数人的意志通过法律程序才能得到表现和确认。选举法、地方组织法对选举各级人大代表和地方各级国家机关领导人员的程序都作了明确规定。在选举中一定要严格依法办事,法律规定的程序不能随意逾越、改变。违反或破坏法律程序,必须受到追究。按法定程序办事的原则,对于在选举中以权压法、用长官意志干预选举的违法行为起着有力的制约作用。
  5.差额选举。选举法规定直接选举的代表候选人名额,应多于应选代表名额的三分之一至一倍;间接选举的代表候选人名额,应多于应选代表名额的五分之一至二分之一。对于地方各级人大常委会的组成人员和人民政府领导人员及人民法院院长、人民检察院检察长的选举,法律上也明确规定了差额选举的原则。实行差额选举,使选举人对候选人有选择的余地,更能充分地表达选举人的意志。保证将候选人置于选举人的监督之下,使当选者更能意识到自己当选是取决于人民的信任而不是上级的指派,从而增强公仆意识。
  6.选民对代表的监督、罢免权。选举法关于这方面的规定,使选民不仅有权选出自己信任的人当代表,而且有权对其实行监督,发现有严重失职或违法乱纪时,可以提出罢免要求,通过法定程序行使罢免权。同时使代表懂得只有认真履行代表职务,努力为人民服务才能取得选民的信任,否则,就可能被罢免。
  二、我国选举制度的基本原则
  1.选举的普遍性原则。普遍选举是指成年公民广泛的享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我国宪法和选举法都规定,凡年满18周岁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不分民族、种族、性别、职业、家庭出身、宗教信仰、教育程度、财产状况和居住期限,都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依照法律被剥夺政治权利的人没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这就是说,只要依法具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到选举日年满18周岁,享有政治权利就都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中国公民的选举权不因公民天生的差别和后天的经济、教育等条件造成的差异而受到影响,这一规定确定了我国选举权的普遍原则。我国县、乡直接选举选民参选率之高在世界上是少见的。这说明,我国的选举是名符其实的普遍选举,是任何资本主义国家的普选无法比拟的。
  2.选举的平等性原则。平等选举是指所有的成年公民在平等的基础上参加的选举。根据选举法的规定,我国平等选举原则集中表现在四个方面:一是参选权上的平等。年满18周岁的公民,除被依法剥夺政治权利者外,都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二是投票权上的平等。即每一选民在一次选举中只有一个投票权,所有有效选票都具有同等的法律效力。三是确定和分配代表名额上的平等。我国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名额,都是按照选举法规定的代表名额基数与按人口增加代表数相加的办法统一确定的。四是提名候选人权利平等。选民和代表依法联名推荐的候选人与政党、团体和主席团推荐的候选人,具有同等法律效力。政党、团体和主席团提名的候选人,如果不能获得较多数选民和代表的同意,不得列入正式候选人名单。
  3.无记名投票原则。无记名投票选举亦称秘密选举。是指选举人,包括他委托的人,填写选票,不注明选举人的姓名,不对任何人公开并且由选举人本人或依照法定程序由委托人,将选票投入特制的票箱。选举法规定:“全国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的选举,一律采用无记名投票的方法。”地方组织法第二十三条也规定,地方各级国家机关领导人员和组成人员的“选举采用无记名投票方式。”全国人大议事规则还规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全体会议在进行国家机构组成人员的选举或者决定任命时,设秘密写票处。无记名投票选举原则的确立,标志着我国选举制度民主化程度的进一步提高。
  4.直接选举和间接选举并用的原则。直接选举是指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由选民直接投票选举产生。间接选举是指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不由选民直接投票选举,而由下一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投票选举产生的方法。在我国,县、乡两级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由选民直接选举产生;全国、省、设区的市的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由下一级人民代表大会选举产生。由此可看出,我国的选举制度采取了直接选举和间接选举相结合的原则。在现阶段,这样做既符合我国国情,又能使人民当家作主的权利得到实现,是符合国情的民主形式。
  5.差额选举原则。差额选举原则是指候选人名额多于应选名额的选举。实行差额选举,为选民和代表创造了比较、挑选、择优的空间,可以选择自己信任的人成为代表或领导人员,增强了选民和代表的主人翁责任感;对代表候选人和领导人员候选人是一种激励和鞭策,促使他们树立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思想;引入了竞争机制,拓宽了提出候选人的渠道,便于荐贤举能,使优秀人才脱颖而出;有利于干部管理体制改革,选拔干部更加认真负责,注重民意。
  6.选民对代表监督和罢免的原则。没有监督和罢免权,“主权在民”的原则就难以落实。我国选举法在赋予选民选举权的同时,还赋予选民对代表的监督和罢免权,规定:“全国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受选民和原选举单位的监督。选民或选举单位都有权罢免自己选出的代表。选民和选举单位在代表违法乱纪、严重失职时,有权对其进行罢免或撤换。监督权和罢免权的确立,是社会主义民主原则在选举制度中的重要体现,它深刻地反映了我国选民与代表之间主人和公仆的关系。
  7.选举权利保障原则。一是物质保障。选举法第八条规定,全国人大和地方各级人大的选举经费,由国库开支。这样规定,为选民充分行使选举权和被选举权提供了物质保障,为选民普遍行使选举权提供了条件;二是程序保障。程序是体现民主、保障民主的。民主的制度化很重要的一点取决于程序的法律化。选举法和地方组织法的多次修改,使选举代表和领导人员的程序更加规范化,法律化,更具有可操作性,保证了人民当家作主的权利,体现了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在换届选举工作中,严格遵循以上这些原则和执行这些法律规定,就能够充分发扬民主,尊重选民的意志,保障选民民主权利的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