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若羌微信平台

我国社会主义选举制度与西方资本主义选举制度的根本区别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07年08月13日 20:58:24 浏览次数:3,681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一、选举制度建立的基础不同
  我国社会主义选举制度是建立在社会主义公有制基础上的,是为维护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政权,实现人民当家作主服务的;而西方资本主义国家选举制度则是为维护资本主义私有制,实行“三权分立”即资产阶级统治服务的。_我国宪法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人民行使国家权力的机关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我国的根本政治制度。人民通过直接或者间接的民主选举,选出自己所信赖的代表,组成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并通过自己的代表反映意见和要求,行使当家作主、管理国家的权利;通过自己的国家权力机关制定宪法和法律,保障人民的根本利益;通过国家权力机关选举国家机关领导人员和组成人员,组成“一府两院”,并实行有效的监督。这种国家政治制度和选举制度,充分体现了我国社会主义制度广泛的群众基础,是实现人民当家作主的最好形式。
西方资本主义选举制度是建立在生产资料私有制基础之上的政治制度,不管它采取什么具体形式,归根到底都是资产阶级用以保护和巩固自己的财产所有权和政治统治地位的工具,是为实资产阶级统治服务的。它给予劳动人民的民主权利以不危害资产阶级的统治为前提,它标榜的民主制度“三权分立”(立法、行政、司法)实质上是为维护有产者的根本利益和阶级统治服务的,其选举制度成为掩盖资产阶级专政的“遮羞布”。
  二、享有选举权利的主体不同
  我国社会主义选举制度保障绝大多数人享有当家作主的选举权利;而西方资本主义国家选举制度享有选举权利的主体是资产阶级,对劳动人民的选举权利有种种限制。
  我国宪法和选举法明确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年满18周岁的公民,不分民族、种族、性别、职业、家庭出身、宗教信仰、教育程度。财产状况和居住期限,都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依照法律被剥夺政治权利而没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只是极少数人。在我国,任何一名公民均不得因其财产的多寡,在一地居住时间的长短,民族、种族、宗教信仰的不同,性别、职业和家庭出身的差异及教育程度的高低等因素在享受选举权利方面受到限制。对被剥夺选举权和暂停选举权的人,必须以司法机关的司法文书为准;旅居国外的我国公民,只要在县、乡人大换届选举期间在国内的,也可以参加原籍地或者出国前居住地的选举;对无法行使选举权利的精神病人,也必须经选举委员会确认。这表明,在我国享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的范围是十分广泛和普遍的,充分体现了社会主义选举制度的优越性。在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垄断资产阶级拥有绝大部分生产资料和社会财富的条件下,享有选举权利的主体是资产阶级,对被剥削被压迫的雇佣劳动者的选举权和被选举权则作出种种限制,如法国选举法规定年满18岁的公民,确有住所或固定居住6个月以上,并连续五次在交纳四种直接税之一的表册上登记有案的人才有选举权;美国南部11个州都规定了“良好性格”和“文化测验”的限制,几乎剥夺了绝大多数黑人居民的“普选权”。对候选人资格的限制比选民资格的限制更加严格。英国规定每个议员候选人要交150英镑的保证金,法国为1000法郎,日本为10O万日元,否则取消参选资格;况且还要支付大量的竞选活动费用。这就使广大劳动人民被排斥在外。在这种选举制度下,广大劳动人民对选举十分冷漠,参选率只有50%、40%,甚至3O%。
  三、选举原则和实践的结果不同我国社会主义选举制度是真实的,原则和结果是一致的。一方面表现在人民享有充分的、平等的选举权和被选举权。另一方面我国选举制度是建立在生产资料公有制基础上的,其原则和实践结果相一致,有物质保障,受国家保护。如国家为选举提供所需经费和物质设施,并由国家机关组织选举活动,为选民参加选举创造了条件。选举法、地方组织法明确规定,选民和代表联名可以推荐候选人,选举各级人大代表和地方国家机关领导人员,必须实行差额选举,这充分说明我国选举制度是真实的,是任何西方国家无法比拟的。
西方资本主义国家选举制度是虚伪的、骗人的,原则和结果是相背离的。它表面上打着普遍、自由、平等的旗号,选举也采用直接、秘密、无记名投票等民主形式,看起来很民主,很热闹,实际上只不过是资本家、富豪们的权力争夺。同时,还常常伴随着以威胁、收买、贿赂、伪造选票等手段保证资产阶级的代理人当选。在西方资本主义社会里,有钱就有民主自由,有多少钱就有多少民主自由,没有钱就没有什么民主自由。美国总统和议员选举一直主要由民主党和共和党所垄断。它的竞选是“靠金钱运转的机器”,费用一届比一届多。50年代、一名国会议员在竞选中要花费1.5万至2.5万美元;70年代,则达到15万至50万美元;1982年33名参议员席位改选,候选人中一半是百万富翁,当选者平均每人花费150万美元,落选者则少于100万美元;到了1986年中期竞选,34名当选的参议员平均花费高达302万美元。竞选美国总统,林肯1860年花费10万美元,一百多年后,尼克松竞选时花费了5950万美元,增长了近6O0倍。而1992年的美国总统选举耗资达5.5亿美元。这样的选举对于富人来说是真实的,而对于劳动人民来说是虚伪的。它依附于钱袋,是垄断资产阶级挑选自己中意的代表来维护自己的利益和管理国家。
  四、组织领导实施选举的政治力量不同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我国社会主义选举制度建立、发展、完善的根本特征。没有共产党的领导,就不可能建立人民当家作主的新中国,就不可能把我国建成民主、文明、富强的社会主义国家,民主选举就没有政治基础和物质基础。只有在党的领导下,才能为逐步完善社会主义民主选举制度创造必不可少的经济、文化条件。民主选举制度的发展要受经济、文化条件的制约。要进一步完善民主选举制度,就必须大力发展生产力,大力提高全民族的文化素质和法律意识,为完善选举制度提供物质基础和必要的条件;只有在党的领导下,我国的民主选举制度才能进一步完善和发展。随着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发展和依法治国的进行,全民族文化素质的提高,通过对选举经验的总结并进而制定成法律,如直接选举范围的扩大,差额选举制度的建立,选民和代表依法提名候选人的实行,都使我国的选举制度进一步完善。只有在党的领导下,才能排除阻力和干扰,巩固发展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为民主选举创造一个良好的社会环境。党领导人民制定宪法和法律,党也领导人民执行宪法和法律,并带头在宪法和法律范围内活动,维护和尊重宪法和法律的权威,维护和尊重人民依法选举的结果。党领导人民当家作主的一个重要途径,就是通过民主选举,选出能够代表人民利益的全国的地方各级人大代表并组成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人民行使国家权力。总之,建设高度的社会主义民主,使我国的选举制度向更高层次迈进,只有在党的领导下才能实现。在西方资本主义国家,选举是在资产阶级政党的组织下进行的,资产阶级政党的主要活动,首先是组织选举,通过选举来维护本阶级的利益。各政党在国家政治生活中的地位和作用,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竞选能否获胜,本党成员在议会中能否占多数。议会选举的过程,就是各政党争夺政治地位的过程。资产阶级实行的两党制或多党制,在竞选中相互监督,相互指责,看起来很民主,但实际上,它们都是资产阶级的代理人,维护的都是资产阶级的根本利益,根本触动不了资本主义私有制,更不能消除资产阶级对广大劳动人民的剥削和压迫。
  我国是生产资料公有制占主导地位的社会主义国家,共产党和全体人民的根本利益是一致的。在我国如果搬用西方的多党制,来否定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地位和领导作用,就会造成党派纷争,政局动荡,秩序混乱,国家分裂。因此,我们决不能搞西方资本主义的选举制度,而必须坚持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社会主义选举制度。